从上海交大医学生的成长发展看“炼医”之路
分类:网络营销 热度:

  医学生、住院医师、主治医师、主任医师……一路下来,一名医生至少需要20年才能“打磨”成熟。其中,住院医师阶段只是他们初入医门的——“炼医”前奏曲。

手术前,王弘毅在研究骨折病人的病情。

早晨8点,王弘毅在科室晨会上介绍当天手术病例。

骨科病房内,王弘毅向一位骨肉瘤患者家属介绍手术方案。原本可能截肢的患者在手术中保住了左臂,顺利出院。

王弘毅(左一)在手术中查看X光摄片。骨科手术中须用到放射线检查,医生身上都穿着几公斤重的铅衣用于防护。

王弘毅(右二)在手术中。手术中最疑难的步骤,主任会亲自执刀。当然,成熟的住院医师都已具备成功操作整台手术的能力。

    31岁的施源和30岁的王弘毅是同学。2001年9月,两人一同考入当时的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也就是现在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此后的7年里,他们和同年级的其他118位同学一起度过了紧张、满负荷、富有挑战的医学生时间。再之后,施源考博;王弘毅则进入临床,穿上白大褂。

  我国现行的医学教育学制“相当复杂”——分别有五年制学士学位、硕士专业学位、七年制本硕连读、八年制本硕博连读、五年制硕博连读、硕士科学学位、博士科学学位……

  然而,一名医学生在马拉松式的学生生涯过后,如果选择坚守医学之路,就面临更加复杂的征程——住院医师、主治医师、主任医师等一长串挑战。

  2013年10月,施源和王弘毅在工作岗位上再度相逢。此时的他们,都是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住院医师。不同的是,施源是“轮转住院医师”,王弘毅是“住院总医师”。

  “轮转”

  来骨科之前,施源在普外科“轮转”。从他博士毕业的七月开始,两年内将转遍瑞金医院与外科相关的所有科室。这家大型三甲医院是全上海36家作为应届医学毕业生培养住院医师的基地之一。

  负责住院医师轮转事务的瑞金医院临床医学院副院长邵洁告诉记者,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是国际通行的做法,基本模式是:院校教育加上3年左右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X年的亚专科规范化培训,确保通过培训的医生所提供的医疗服务具有“同质性”。

  简而言之,所有新医生都在同一个规范模式中“出师”,可以大范围提升医疗水平——除了大医院之外,中小医院更加受惠于此。

  对于施源来说,他的成长模式是“5+2(本硕连读)+3(博士)+2(轮转住院医师)+X”。无论在普外科、骨科,还是接下来将去的急症监护室,施源的角色有点特别。因为,他并不属于某个科室,他也不再是学生,他的“轮转”身份介于实习医生和瑞金医院正式职工之间。

  自2010年起,所有的医学生进入上海的公立医疗机构从业前,必须完成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取得“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证书”。目前,2493名住院医师取得了这个证书,用以参加上海各大医院的招聘。

  因此,等到“轮转”圆满结束之后,施源还要去应聘瑞金医院普外科的住院医师职位,届时才算正式落脚。

  尽管在一个科室只能待上两个月,施源所做的事情,却是每一个年轻医生都要经历的——门急诊、手术、查房。“两年在各大科室‘转’一圈,就是为了规范。”施源很赞同自己所处的轮转状态。“轮转到骨科之后,我看待每一件事情,会从普外科的本专业出发,然后回到本专业来,为了今后的普外科医生能做得更好。”

  “住院总”

  相比同学施源,目前的王弘毅“更像一名医生”。

  准确地说,王弘毅是一名住院总医师——在大型医院,从住院医师晋升主治医师前必须以“住院总医师”的身份从事医疗工作,简称“住院总”。2008年,王弘毅硕士毕业后成为瑞金医院骨科的住院医师。5年后的2013年,他走入了为期1年的“住院总”时间。

上一篇: 对话上海新金融: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教授 下一篇:“因小失大尝试维护坚持——条应承成绩一蹴而就交通氛围衔全力成绩衔全力成绩谋求课速率痴肥技因小失大尝试标核忧患遏恶扬善展示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