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里的“好声音”是这样“炼”成的
分类:网络营销 热度:

  近日,上海大学生原创音乐大赛的复赛在东华大学落下帷幕,十强选手将于12月底争夺桂冠。一群热爱原创音乐的年轻人,缘于这个比赛而聚在一起。在主办方上海市教委有关负责人的眼里,上海大学生原创音乐大赛是为了给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展示自己的舞台,赋予校园文化更丰富的展示内容。在不少大学生们的眼里,这个舞台使他们圆了自己的音乐梦。复赛的赛场上,我们遇到了上海应用技术学院的大二女生虞菲菲,上海交通大学的研究生王斌和孙践维。一边是温婉的文科女,另一边是看似木讷的工科男,当他们的青春与原创摩擦出火花,又该有怎样动人的故事?

  无奈的校园乐队,总有一天迎来掌声

  孙践维是典型的北京“爷们儿”,和他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出了说相声的味道。早在高中时,他已经被北京一家颇有名气的中学生杂志评为“校园优质偶像”。然而这个听古典音乐长大的长相老实的小伙子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竟在忙得“四脚朝天”的工科男生活中忙里偷闲,“折腾”了一支乐队出来。

  他的乐队诞生于军训时的一次“拉郎配”。当时每个连队都要出节目,指导员就找到了四个会乐器的男生,把任务“丢”给他们:“你们自个儿们看着办吧。”杨践维就是其中一个。这个“杂牌军”里会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组过乐队。用他的话来说,“分开了都能‘独霸天下’,合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是。”

  找不到现成的乐队谱,四个哥们儿只能来个“半原创”——改编。学小提琴的去弹了节奏吉他,学琵琶的负责旋律吉他,杨践维这个弹钢琴的不得不成了键盘手。“睁眼一抹黑”的他们只能一步步摸索着来。

  不过演出的效果不错,四个小伙子挺有“成就感”。他们决定干几把“大的”。不久之后的学院迎新晚会在杨践维看来对乐队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尽管那天他们走的还是改编路线,把《加州旅馆》作了小的改动,但是“之前没人觉得我们能做成这事儿,这首歌太难了”。

  杨践维觉得改编的经历挺重要:“我觉得任何一种原创都是一种自己体会的外放过程,你自己得先有积累,包括时间和作品。”为了了解更多“鲜活”的东西,他们回老家跟酒吧里的驻唱歌手“拜师学艺”,慢慢地从“理想主义”走进现实,知道了怎么把想法变成“MP3格式”。

  由于是不同年级的学生,时间常常合不拢,有时不得不“翘课”。所谓的“各司其职”在他们这儿也行不通:“缺兵少将”是常有的事儿,几个人不得不“串”着来,杨践维自己就“什么位置都唱过”。

  这也许就是校园乐队的无奈——缺乏物质基础。没有场地的时候,他们只能打“游击战”,偷偷利用寝室楼里的活动室,杨践维把管理员的“习性”排摸得清清楚楚。男生楼里的活动室没人主动打扫,为了“营造良好的排练环境”,乐队打扫卫生也能“挑大梁”。

  后来因为一次比赛,他们获得了一台电子鼓。这让小伙子们“欣喜若狂”:“咱们有一台庞大的架子鼓,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遗留物,早破得不能用了。这下好了,电子鼓能通电,控制音量都不成问题。”

  但是,他们的每一次前进似乎都伴随着浓浓的“挫败感”。第一首原创作品“自命不凡”却被校园十大歌手比赛淘汰。淘汰当晚,凭着一腔落寞,又有一首原创作品应运而生。杨践维还记得当时的感受“我听着听着就被感染了,哎呀妈呀,这意境太伤心了。”后来的一首让他们觉得“有意思”的作品来自于一个“被心爱的姑娘甩了又甩”的哥们儿:“你听那调调,一股子真情实感。”

  很多时候,他们把“呕心沥血”创作出的作品给那些驻唱歌手看,却被批得“一无是处”。“他们人很好,不收报酬给我们改,还手把手教我们怎么做。”后来他们听到了同校另一位原创歌手储运杰的“校园风”作品,这让喜欢玩“怪风格”的他们豁然开朗——原来,简单的东西也很“赞”。

  到了大四的时候,乐队里来了一名特殊的成员——杨践维他们的材料学教授,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人。那天,一个乐队的同学穿了一件甲壳虫乐队的T恤,教授看见了兴奋地跟孩纸似的。下了课他找过来,看着他们的眼睛说,他想打鼓。

  杨践维邀请他加入乐队,美国教授当时就蹦了起来。后来,他跟着他们一起排练、还趴在地上“信誓旦旦”地要修好那架老架子鼓。这个“忘年交”的到来也为杨践维他们增加了信心。

上一篇:“因小失大尝试维护坚持——条应承成绩一蹴而就交通氛围衔全力成绩衔全力成绩谋求课速率痴肥技因小失大尝试标核忧患遏恶扬善展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