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学者乔丕忠:追求卓越是人生的一种态度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人大概可以分成两种:大部分人比较现实,从众;少部分人不满足于现状,不想局限在眼前的常规模式中。纵观人类文明史,也正是这一小部分人,由于眼光越过了当前,将自己放在一个更高更大的背景下行走,往往走得更远,攀登得更高。

  人的智商本来相差无几,一个人的成功与否不在于天资,而在于他是否刻苦,是否专注于他所从事的工作。

  生活就像骑自行车,只有不断前进,才能保持平衡。追求卓越是人生的一种态度,不是结果。

  生活中有成就和收获的喜悦,也有枯燥、乏味甚至艰难、困苦,我们应该抱着感激生活的心态,感激眼前所拥有的一切,享受生活的每一天。

  独立、眼界与情怀

  人大概可以分成两种:大部分人比较现实,从众;少部分人不满足于现状,不想局限在眼前的常规模式中。纵观人类文明史,也正是这一小部分人,由于眼光越过了当前,将自己放在一个更高更大的背景下行走,往往走得更远,攀登得更高。

  八十年代,出国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未知的领域,乔丕忠也一点都不清楚其中具体事项,没有网络,也没有任何人帮助,只能靠自己慢慢去打听、了解。考托福和GRE,申请学校,通过什么途径出去,如何办理各项手续……这些事情都要自己处理。同时,还要完成大学各门课程。虽然选择这条路很辛苦,但那时乔丕忠已经给自己找准了定位,既然已经选择,就没想过要放弃。因此,接下来的过程中,再苦再累也一直坚持下去。现在回头来看,那时处境艰难,却在不知不觉中,培养了自己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

  乔丕忠的博士导师是美国结构工程领域的专家,被美国西弗吉尼亚州授予全州“最佳教授”。但其实,他到四十一岁才拿到博士学位,当上助理教授。他青年时期从南美移民到美国,边打工边坚持读书,有着各种不同的打工经历。可想而知,从最初移民到登上事业的顶峰,这艰苦又漫长的过程中,他一定遇到过非比寻常的困难,也付出过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努力。然而,这些并没有阻碍他成为著名教授、成为有成就的科学家,而更培养了他乐观向上的精神以及对待人生和事业的态度。

  专注:成功者的特质

  乔丕忠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最大的人生经验还是刻苦。他的博士导师评价他像一部机器,每天从不间断工作,一直向前。人的智商本来相差无几,一个人的成功与否不在于天资,而在于是否刻苦,是否专注于所从事的工作。

  为了尽可能多做些功课,工作到深夜是我的常态,从上大学开始就如此。乔丕忠上大学的时候由于准备出国,漏掉许多课程,只能通过刻苦自习来弥补。到了美国之后,每天要面对很多没做过、没学过的事情,只有靠自己下功夫,一个个解决问题。这个世界取得的任何进步都是通过努力得来的。

  牛顿是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最伟大、最有影响的科学家之一,他的一生为人类科学作出了巨大贡献,而对于所取得的成就,他将原因归于“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工程科学发展到今天,更多的创新是“合成”和“渐进”而成的,就是找到原有几种情况的交叉点,渐渐推动科学的发展。所以,不刻苦学习,基础都不明白,怎么能做出高深的东西?如果想创新,有新发现、新发明,更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为只有把前人所做的研究、工作、知识都了解了,才会发现其中存在什么问题,哪些问题还没有被解决,然后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和提高。而了解前人工作的过程和发现新问题的过程,不通过刻苦学习,是很难实现的,继而也就很难有创新。

  乔丕忠说,我是做工程结构和材料研究的,经常把一些不同的材料粘合在一起组成双材料或层合复合结构,这样就会遇到界面问题。不同材料的界面会有很多高应力集中,导致界面处易断裂和破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双层材料界面断裂破坏研究很多都是基于集成电路板上的薄膜,哈佛大学等研究机构关于此类薄膜界面做过很多研究,但也有很多因素没有考虑进去。比如,他们没有考虑横向剪切因素。但在船舶、土木这种大工程中,两种材料层一般较厚,厚的材料就需要考虑横向剪切。我们正是在前人薄膜界面研究的基础上,将较厚材料的情况考虑进双层材料界面,提出了两个新的理论:双层剪切变形理论和双层界面变形理论,受到这个研究领域的广泛重视和应用。但如果我们没有长期、潜心地对前人研究进行学习和探索,我们就不会发现其中的不足,也就错过了提出新观点的机会。

  要有支持优秀学子可持续发展的学术机制

上一篇: 上海交大两成果入选2011年高校十大科技进展 下一篇: 上海交大学生刘爽:生命的长跑者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