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能源普及,“脖子”卡在哪儿?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要低碳,还得改变目前不合理的能源结构。就像社会包含多种经济成分一样,我国同样需要多种能源成分——以各类可再生的新能源形式,补充乃至替代“高碳”的传统能源。然而,低碳能源的“脖子”卡在哪儿了?

  记者前天专访了上海交大制冷与低温工程研究所所长、教育部太阳能发电及制冷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王如竹教授。

  多出来的电无法被回收

  记者:日常直接使用的能源,主要是电和气。这两种传统的“旧能源”,有什么节能增效的新用法?

  王如竹:不论燃煤还是燃气电厂,都是将热能转化为电能,转化效率其实不到一半,大量的热能被浪费了,比如热水、热气白白排放,无法像电能一样远距输送至生产、生活场所。同时,输电过程中的电能损耗也相当可观。因此,国外通常采用冷热电三联供方式,由用能单位按各自需求自主供应,形成分布式供能的格局。

  记者:国内也有宾馆、医院采用了这种新方式,但为什么铺不开?

  王如竹:合理的分布式供能接入相对绿色的天然气来发电,同时充分利用余热,满足用电供热制冷之需。重要的是,各个分布式供能点在自给自足之外,还能将余电送回电网,获得电价收益。但在国内就有一个“卡脖子”的地方——多出来的电无法入网,更无法收购,这种分布式供能当然成不了气候。

  记者:为此,不少发达国家的电表是双向计费的。

  王如竹:这才是真正的“智能电表”,既算发电也算收电。

  智能电网应包容新能源接入

  记者:那么,太阳能、风能等低碳能源的应用和普及是不是也因此被卡住了“脖子”?

  王如竹:正是如此。我们大力发展“智能电网”,就应该全面包容太阳电、风电接入电网。光电场、风电场都可以采取分布式供能方式,甚至家用太阳能的余电也可并入电网。如果用电多了,发电也多,收支可以相抵。

  记者:看来,智能电网在新、旧能源方式融合上非常关键。

  王如竹:智能电网将发挥核心的调控作用,打通各种形式的能源,盘活整个能源局面。在能源利用效率极高的日本,一种微型智能电网甚至让太阳能与电动车建立新的能源关系,入网的太阳能家庭能将富余的太阳能存入电动车电池内,从而带动新能源交通的发展。

  记者:但目前提到“智能电网”,似乎还是火电一家的事。

  王如竹:智能电网还是电力企业主导,甚至有垄断。太阳电、风电固然不如火电那样持续稳定,因此一些集团以“电网安全”为由,“婉拒”其他类型的电力并网,其实这个问题是可以智慧地解决的。国家层面应机制创新,全盘统筹智能电网的多元性。

  技术已自主政策也要有

  记者:最近,上海交大图书馆实施了学生团队研发的“大型公共建筑空调系统节能监控”项目,引来美国国家仪器公司无偿提供智能传感设备。您怎么看这种节能改造模式?

  王如竹:事实上,国外非常关注国内低碳经济领域的策略和动向,比如日本方面就在国际合作中对智能电表供应表示出浓厚兴趣。因为,中国能源改革一旦全面启动,新增市场十分巨大。

  记者:所谓“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这是一驾最大的马车吧?

  王如竹:在当前国情下,政策导向在需求拉动、市场培育方面的作用,可能远远大于技术本身的作用。目前,在低碳能源领域的众多适宜技术已经自主,但能否适用内需很多程度上取决于能源新政。比如分布式供能方面,尽管欧美日都有大牌产品,但国内车厂、船厂的发动机部门也具备基础,可在相关市场打开时迅速转型为分布式供能设备供应商。

  记者:也就是说,技术基础不卡脖子了,政策基础也不能卡脖子。

  王如竹:没错。发达国家在推行低碳政策时力度很大,有路线图,有时间表,还有补贴。眼下,我国太阳能、风能装机容量增量很大,甚至被认为超前,其实这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在政策上有利于发动生产和消费的需求,这些增量也将很快被消化吸收。尽管低碳能源初期成本可能较高,但从整个生命周期看,越是长久应用越有效益产生。

《解放日报》 2011.12.24  03版

  • 媒体链接

    低碳能源普及,“脖子”卡在哪儿?

  • 上一篇: 2011年国家社科基金立项 上海交大实现跨越 下一篇: 上海交大学生研发环境监测与节能系统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